悬疑小说是以一个悬念贯穿始终并且解开的小说,其内容和题材相对自由广泛,不像恐怖小说通常都会有让人感到害怕的场景和气氛,悬疑小说则未必要有。当然,从更大的概念来说,恐怖小说也必然有悬念,也可以被认作是悬疑小说的一个分支。但是,无论悬疑小说还是恐怖小说,跟鬼故事是完全不同的,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一个是小说,一个是故事。所谓小说,必然要有情节、人物、环境的三元素,如果只有情节那就是故事而不是小说。悬疑小说是具有神秘特性的推理文学,可以唤起人们的本能、刺激人们的好奇心。

大猩猩杀人案

大猩猩杀人案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某星期一,上午9点,佩里-梅森手里拿着一个棕色的纸袋,顺手把帽子甩在了布莱克-斯通的半身胸像上。胸像放在他的办公桌后面低矮的组合书橱上。

漂亮的女招待

漂亮的女招待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显然,在过去的15分钟里,地方助理检查官哈里-佛里奇是在消磨时间,他漫不经心地翻动着讲稿,重复提问着同一个问题,还不时地窥视着审判庭墙上的挂钟。

变色的诱惑

变色的诱惑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门上漆的是“柯赖二氏私家侦探社”。但是来访的盲眼人是看不到的。电梯操作员告诉他怎么可以找到我们办公室,他一出电梯就用他的盲人白手杖挨户点数,直到他瘦瘦,弱不禁风的影子反映在办公室门的磨砂玻璃之上。

女秘书的秘密

女秘书的秘密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卜爱茜引到我私人办公室来的男人,是一个财大气粗有派头的高个子。“这位是赖先生,”爱茜说,“赖先生,这位是丘家伟,丘先生。”

孪生女

孪生女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干法医这一行不容易,而要在这一行里出人头地就更难了。但有很少数人仍然攀到了梯子的顶端。

逃尸案

逃尸案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德拉-斯特里特推门走进办公室说:“外面有两位女士非要马上见你不可。”梅森问:“什么事情?”“她们才不会跟一个小秘书讲呢。”

梦游杀人案

梦游杀人案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佩里-梅森在他的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,两个拇指勾在背心的袖孔里,眉头紧锁。“你说的是2点吧,杰克逊?”梅森问他的书记员。

一翻两瞪眼

一翻两瞪眼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涨潮时间,钓鱼专用的平底大驳船,懒懒地在水面上晃着。只有少数的钓鱼杆,从不同方向,自船栏伸向海面。东方,日光从加州海平面升起。

溺鸭案件

溺鸭案件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一次,当佩里-梅森的私人秘书德拉-斯特里特问他什么是律师所应具有的最宝贵的品质时,梅森回答说:“就是那种非常奇特,能让人们信任你的东西。”

约会老地方

约会老地方 悬疑小说 · 美国 · 厄尔·斯坦利·加德纳

我跨出电梯,开始步向走道。熟悉的环境使我回想起第一次我来到这条走道的境遇。那一次我是来求职。在那时,门上漆的字是“柯氏私家侦探社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