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并不遥远的过去,那种破坏性的盲信,曾践踏入了国内和周边国家人民的理智;面晚,而是拥有这种历史的国家的一位国民。作为生活不动声色现在这种时代的人,作为被这样的历史打上痛苦烙印的回忆者,我无法和川端一同喊出“美丽的日本的我”。我只能用“暧昧的日本的我”来表达。   

我要摘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