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后来问他:“怎样才算爱?”

他那时正开车,闻言说:“大概比喜欢更多一点。”

真是普通大众的答案,我笑笑,看着马路对面的红灯,忽然又想到问他:“如果比喜欢多一点就是爱,那么,比爱多一点是什么?”

“比爱还要多一点?”他侧头望我,然后浅浅的笑,说,“对我来说,就是你。

我要摘抄.